這裡沒有英雄

冷颼颼的半夜四點,在沒有換衣服的情況下用睡袋直接包裹著,離開睡袋之後也沒有多的衣服可以添加保暖。

在漆黑的夜裡吹著刺骨寒風,小多的把手全都是凝結的水氣,握起來的感覺好冰冷。

水壺裡的水很珍貴,此刻依然倒出了一些沾溼毛巾,用冰冷的水將臉胡亂的抹過,這樣又代表洗過了一次澡。

 

繁星點點的夜空下,我站在硬實的地上,感覺地面在晃動,身體的重心一直往右後方傾倒,就像喝醉一樣,站都站不太穩。

不過是熬夜寫個遊記而已,後遺症有這麼嚴重嗎?

等等我還要騎車上路呢,這樣沒問題吧。

站不穩不代表不能騎車,騎車只要腳能夠踩下踏板就行了。

黑漆漆的夜裡,確實是伸手不見五指,月亮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,想用星光照明的話,我得去找一副夜視鏡才行。

從後方經過的車輛可以給予短暫的時間看清楚路況,從前方駛來的車輛,刺眼的頭燈則讓眼睛有暫時失明的感覺。

除了汽車的大燈照明之外,所仰賴的還是小多的車燈,在亮度有點勉強的情況下,連手電筒也拿出來跟著一起照路。

 

睡了好幾次公車站,整個晚上都在聽汽車呼嘯而過的聲音,睡到有心得之後歸納出一個結論,凌晨三點~六點這段時間是車輛最少的時候。

四點出發的我,只要小心一點,不要自己騎到砂石地上或是坑洞中摔個狗吃屎,安全性大致上是無虞的。

我很相信不會被車輛給撞到,在黑夜中駕駛人能夠辨識我的只有車尾的紅色小閃燈,但效果出奇的好。

 

遠遠的就聽到後方有車輛開過來的聲音,可以準確的猜出是大卡車還是小轎車,接下來就是遠燈照明、減速、間隔很遠的繞過我、加速開走。

若是對向正好也有車輛開過來,導致後方車輛無法變換車道繞過我的話,駕駛人就靜靜的跟在後面,直到適合的時機才開過去。

 

每次一有車輛要經過我,嘴裡就默念著『撞不到~沒事~撞不到~放心~撞不到~別怕』

最擔心的還是自己騎到跌倒,即使後方的車輛會閃避我,我還是儘可能的靠著路邊騎車,所以很容易就騎在佈滿砂石的路面。

漆黑的夜裡視線很模糊,當東西出現在車燈照明的範圍內,我只有短短的一秒鐘可以分辨;那是什麼?要不要閃?

 

感覺嘴巴很乾渴,喝水也沒有效,並不是真的口渴,而是因為摸黑騎車太緊張,壓力太大所導致的口乾舌燥。

 

晚上的時候看到路面上那些被壓扁的松鼠、刺蝟,還有路面上反著紅光的血漬跟碎肉,感覺比白天要恐怖十倍。

不時按著手錶的背光照明,想知道現在幾點,時間越是查看彷彿就過得越慢,還以為撐到六點天就會亮,但是並沒有。

一直等到六點半左右,遙遠的地平線才漸漸有了光暈,終於撐到天亮了。

每天要是能看到日出,我都會跟自己說,太陽升起來的那一邊,就是家的方向,一點也不遠,就在地平線的那一端而已。

看見日落的時候,不論身處旅程的那一段,也跟自己說,太陽落下的方向,就是終點,不過是觸手可及的距離,快到了。

 

黑漆漆的夜晚一點一點地有了亮度,自己正處在黑夜跟白天的交界線上,能在遼闊的大地上感覺日夜的變化是很奇妙的感動。

太陽還沒冒出來之前,天空中有著美麗的雲彩,像是絲帶般盤踞在空中,雲彩被陽光染成繽紛的色彩。

即使在趕路的我,依然停下了腳步,靠著小多駐足欣賞這美麗的景色,一整個晚上沒睡,換到一個美麗的日出。

 

 

夜晚騎車當然不可能還戴著太陽眼鏡,這樣不如閉著眼睛騎比較徹底一點。

於是乎我戴上一般的眼鏡,將太陽眼鏡掛在最前面的包包上,之前都這麼掛也沒看它掉過。

等太陽爬出山頭,已經是早上七點之後的事,就是今天了,在太陽爬到頭頂之前,一定要騎到巴黎。

準備換上太陽眼鏡騎車,戴一般的眼鏡看起來會變得呆呆的,這時才發現太陽眼鏡已經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去了!?

 

我的老天爺,同樣一款的太陽眼鏡,已經被我弄丟兩付了,不知道是那一段黑漆漆的路面給震掉了,要回頭找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心痛加不捨也挽不回再度遺失的眼鏡,只好戴著一般的眼鏡騎車。

 

太陽冒出頭的時候,正好將可以騎的N4路段全部都騎完,接下來同一條路就變成汽車專用道,同時這也表示巴黎快到了。

轉進D231一路跟著巴黎的牌子走,A4是進入巴黎最快的道路,但高速公路自行車不能上,只好繞著大巴黎一路轉進小巴黎。

 

巴黎是一個很大的都會,比較知名的就是小巴黎,包圍著小巴黎的則是超級廣大的巴黎。

兩年前我從東南邊騎回來,光是要騎進市中心就讓我淚灑大巴黎,整個路線也太複雜了吧。

當時怎麼也騎不進小巴黎,最後硬上A4高速公路才騎到終點,這次不想再重蹈覆轍。

換從東邊騎進巴黎,一路上跟著巴黎的牌子走,看到它變成高速公路之後就算進入大巴黎的範圍了。

 

凌晨四點開始騎車,早上九點的時候竟然就抵達了大巴黎的範圍,速度之快令我感到訝異!

看到河就覺得是塞納河,看到房子就覺得是羅浮宮,搞不清楚身在何方,但是已經很有終點的感覺。

 

進入城市之後,地圖已經完全派不上用場,東鑽西繞的避開所有禁止自行車通行的路段。

同時這也是最快通往巴黎的路。

兩年前在相同的處境下迷路得很哀怨,看著摩托車都可以騎,為什麼自行車不行?

所以就硬上這條A4高速公路,舊地重遊,不相信自己走正常的路會騎不進巴黎。

 

看著高速公路延伸出去的方向,然後尋找差不多的替代道路,穿越一個又一個的區域,一點一點往中心區域移動。

又看到了河景,這並不是塞納河,就算沿著河畔一直走也到不了,真慶幸自己這次有帶指南針,沒有它還真不曉得該怎麼騎進巴黎。

 

感覺自己正在往對的方向走,但是沒有任何的證明,遇到拿著地圖的人就去問一下路。

巴黎的觀光客超多,路上隨處都可以看到拿著地圖在找路的遊客,這位大叔也是,手上這一份是大巴黎的地圖。

非常實用,但花錢去書報攤買的話一份要十歐元,現在沒這個預算可以花。

老伯手指著的地方,那塊粉紅色的範圍就是巴黎市中心,已經不遠了,只要再往西邊騎一段路,看到塞納河之後沿著走即可。

 

附帶一提,當我問大叔說巴黎鐵塔在哪,他跟我說從這邊騎車過去很遠呢,還有好幾公里的路。

我篤定的回答『不遠~一點都不遠。』

 

多虧老伯的地圖指示,很順利地進入了巴黎,這一路上只要進入比較大的城市,我都會在入口處的牌子照相做紀念。

這些照片首推這一張最有紀念意義,終點的巴黎,我穿著藍白拖騎了一百公里來到了。

臉上的太陽眼鏡遺失,只好露出真面目拍照,一整晚沒睡的結果,臉色有點黯淡,興奮跟疲憊感交集著,像拔河一樣。

一個要將我推倒,一個則是迫使我踩下一次又一次的踏板。

 

連續騎一百七十公里,坐在加油站休息六個小時,不把握時間睡覺還在寒風中寫遊記,然後繼續騎了一百公里的車。

站在地上感覺依然是晃晃悠悠的,騎車還勉強可以保持平衡,坐在小多上腳踩著地也很晃,我抓不到平衡的感覺。

好像東南西北都有地心引力在作用著,稍微一不小心整個人就會連同小多摔倒在地上,時速零公里摔車。

 

 

既然身體快撐不住了,那就趁著燃燒殆盡之前騎到終點吧。

這條河,它真的是塞納河,

進入巴黎了,找一條車水馬龍的橋過河,然後沿著塞納河向西走。

夢想著這最後的一段路已經想了好久,終於快要到了。

 

河畔邊依然都是小販,什麼東西都有在賣,我對巴黎一點都不熟,只有兩年前來過一次,因為騎自行車的緣故,很多地方都沒進去參觀。

 

市區內的單車道就好騎很多,相較於郊區來講,這邊簡直是自行車的天堂。

比照台灣,不要用交通繁忙做為藉口,世界上一流城市的首都,不論是巴黎、莫斯科、北京、華沙,都有規劃良好的自行車道。

這些國家能做到,為什麼台北不行,甚或是,為什麼台灣不行?

尊重自行車騎士的權益,不僅僅是嚴格取締違規、自行車強制烙碼、強制戴安全帽這些措施,這對於騎自行車的人來說只是限制而不是幫助。

這些都是世界首創的爛政策!

 

如果台灣哪一個城市的市長,尤其是台北,願意自己騎自行車到處查看一下,就會發現在市區騎自行車是很艱難的事情。

沒有適合的道路、沒有良善的規劃,擺明了就是不讓自行車出現在市區,要騎自行車可以,請去郊區踏青。

要是哪一天,在台北市騎車的時候也能有巴黎那樣的自在感、尊重感、安心感,我想台北市就有資格說自己是國際一流的城市。

 

巴黎正在推動公用自行車服務,法國其它的城市已經推行好一段時間了。

嶄新的自行車一字排開,這才是最健康又符合環保的市區交通工具。

我很欣賞歐洲的一些措施,比如說油價超貴這一點,最好可以再貴一點,減少大家開車上路的機會。

昂貴的油價中包含了很多的費用,像是空污稅等等,理想的作法是將這些費用拿來補貼大眾運輸工具的車資。

如此一來,遠行可以搭長途巴士,市區內可以搭電車、地鐵,當然,自己騎自行車那更是舒適又自在。

 

試想,如果今天台北市捷運跟莫斯科一樣實施單一票價,不論搭多遠,統一只要十五元,那能造福多少民眾願意搭捷運而不是開車。

別說不可能,地下鐵錯綜複雜、涵蓋面積比整個台北縣都還大的莫斯科都有辦法做到,台北為什麼不行?

 

在巴黎,若是比較擁擠的馬路,自行車道跟公車道是規劃在一起的,而大多數的路段,自行車都有專用的路可以騎乘。

這不單單是假日的時候去河濱單車道兜個風那麼簡單,在巴黎,是確確實實的能夠騎自行車到每一個想去的角落。

台北,在那麼多交通罰則之下,接下來台北的單車道規劃會跟香港還是跟巴黎看齊,我只能說,加油。

希望,這些高高在上的政治人物可以放下身段,親自騎自行車感受一下你所管理的城市,和生活在這座都市中的人所需要的環境。

你希望民眾在騎車的時候是收到罰單還是帶著微笑?

 

沿著河畔走,很快的,出現了一根尖尖的鐵塔,巴黎鐵塔首度目擊!

越往前走鐵塔就越接近,各位可以自行配樂,看現在適合什麼樣的氣氛。

終點到了,巴黎鐵塔。

 

GPS衛星照片是這樣子的,藍色是騎乘的路線。

 

這陣子巴黎在舉辦球賽,一大堆穿著裙子的男生在喝啤酒慶祝自己國家的比賽。

就算沒有辦任何活動,不論什麼時候到這裡,我想差不多都是這麼熱鬧的景象。

騎到巴黎鐵塔的時候,沒有歡迎的人潮、沒有急著發問的記者、沒有白色的衝刺線,但,這就是我想要的終點。

 

熙攘的遊客、繁雜的交談,沒有人注意到有一個髒兮兮的年輕人騎著掛滿行李跟輪胎的自行車,安靜的抵達了鐵塔的下方。

拖著疲憊的身軀,我騎到了,出發時間是2007年4月23日早上6點50分,便宜旅館的小馬幫我照了這張照片。

嶄新的小多、潔淨的衣服、未經風雨不知路途險惡的我,從這裡開始,展開一百四十四天的旅行。

每一天,我都很珍惜路人的加油聲以及無私的協助。

每一刻,我都很高興自己還有力氣可以繼續往下騎。

每一分,我都記得有那麼多人在期盼著我抵達巴黎。

每一秒,我都用力呼吸盡情揮灑生命證明自己活過。

 

經歷了一萬四千多公里的路,將近五個月的時間,小多變髒了、能壞的幾乎都壞過了,行李弄丟了一堆,

自己也曬黑了、身上留下數不清的傷痕,變胖還是變瘦則搞不清楚,有一點很明確,知道自己也變髒了,而且一天髒過一天。

拍拍身上的灰塵,變髒沒關係,我一點也不在乎,只要活著有一口氣,就賭這一口氣,想做什麼都有可能實現。

 

拿出包包裡的小國旗,出來透透風吧~

相機放在地上,拿出國旗走到小多旁邊,來來往往穿越的人潮全部都停下了腳步,一臉疑惑的看著我。

小多倚靠著欄杆,四周都是遊客喧鬧的聲音,腦袋已經耳鳴得嗡嗡作響,可以清楚聽到心跳的聲音。

死神,如果等一下我會累到死掉,那先讓我拍完這張照片再說。

喀擦的快門聲,這一刻就這麼被記錄了下來。

時間,2007年9月12日下午1點55分。

 

之前環島跟環法的遊記,有看過的人都會發現,最後一篇的遊記結尾我都寫得很草率。

因為,這只是一趟旅行的結束,不代表這個世界就此停止運轉,人生那麼長,接下來還會有更精彩的旅程等著去冒險。

於是,環島之後兩年,跑去環法,又隔了兩年,從北京騎到巴黎,那接下來要去哪裡?

 

此刻心裡只有一個想去的地方。

.

.

.

.

現在,我想回家了

 

 

拍完照就算交差了,沒有人會把我團團包圍起來的感覺真好,頭暈了老半天,終於可以坐下來休息片刻。

坐下來之後隨時都可以昏迷般的睡去,此時有一件重要的事,Peter給的信封總算可以打開了。

裡面有一張短短的便箋和一張五十歐元的紙鈔,這可不是一筆小錢,相當於台幣兩千多塊。

看到裡面放的是錢,如果早知道的話,就不會收下這個信封,假裝忘記在桌上。

在Peter家睡一晚,有得吃飯又可以洗澡,這已經讓我很不好意思了,怎麼能還收下這筆錢。

 

猜想Peter也知道我不會收,所以就在信封上面寫著,到巴黎才可以打開,這樣我想退還也沒辦法。

拿著這張鈔票,我去街邊的餐廳吃了一頓豐富的午餐,有沙拉、烤肉、薯條跟麵包。

吃了這麼多天的吐司,現在吃著這樣豐盛的大餐,嘴巴不停的嚼著,眼淚也不爭氣的落了下來。

老闆還問我是不是辣椒醬太辣了,整個很破壞氣氛。

 

這趟旅行,我積欠這一路經過的國家,還有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太多恩情。

而我根本就無力去償還,每換一個國家,用不停地用當地的語言說著謝謝~

 

我要謝謝這些國家,在我飢餓的時候給予食物、寒冷的夜裡讓我棲身、需要幫忙的時候總有一雙溫暖的手在等著我。

我不是最棒的,這一路上遇見的每一個人才是。

 

這趟旅行,並不是我完成的,確實騎了一萬四千公里這段路程的,是一輛自行車。

它沒有加過任何一次的油,也許得不停的打氣、一路上破了好幾次胎、髒兮兮的小多看到我也只能五十步笑百步。

 

這趟旅行,我從不覺得孤單,因為一直有一個夥伴,在陪著我,和我分享每一次的喜悅。

每個寒冷的夜裡,睡在帳篷裡的我看著小多,心疼的說今天要讓你忍受風寒了。

 

下雨的時候、爆胎的時候、不小心又被我弄壞什麼的時候,我都很愧歉對小多說:『不好意思,這麼委屈你。』

修車的時候,就一邊哼著歌,一邊說:『別擔心,等我把你修好,我們繼續再騎下去。』

 

多少人叫我把那兩個壞掉的輪胎丟掉,載著破輪胎騎車,除了重得要命之外,有什麼意義?

這當然有意義,它們也是小多的一部分,我怎麼可能把它們丟在路邊。

 

小多,它不像黃金梅利號那麼厲害會說話,默默的,忍受著道路的崎嶇跟惡劣的天候。

我,很幸運,可以成為那個坐在你身上的人,一路一起從北京到巴黎。

小多,如果你會說話,現在你想說什麼?

 

坐在地上看著你的英姿,看著看著就出神了。

老是有人說我騎車這麼遠很厲害,其實這一點都不厲害呀,因為辛苦的是你又不是我,就算換個人騎也沒什麼大不了。

所有誇獎我的話語,都應該是你可以大方接受的讚美,因為你真的太棒了!

 

那麼,給所有不認識我的人,不用記得我是誰,不需要知道我是什麼人。

只要記住,2007年,有一輛自行車橫跨了歐亞大陸,實現一趟一百年前汽車所走過的路。

這樣的旅行有什麼意義,我不想去評論,只希望能讓全世界都重視到汽車已經太多了,所排放的廢氣快要將地球給摧毀。

 

一百年後,你我都不在人世了,會留下些什麼?

希望在那遙遠的時空裡,還可以聽到有人在傳誦著這趟旅行的故事,以及耳邊還能聽到,騎自行車的人所發出的歡笑聲。

 

The End 

 

 

 

繼續閱讀:10.12 赤腳丫的海岸

 

歐洲-歐元- 1:45 台幣

9.12

總計:6.5元

Peter大叔請的大餐6.5元


加油站>巴黎 138.41KM


人~要有夢想.心才不會老 要勇於實現夢想.你才會知道 其實自己好棒!